史海揭秘:看色魔戴笠蹂躪美貌女特務的驚人手段

             

 史海揭秘:戴笠蹂躪美貌女特務們的驚人手段

  軍統局系統雖有不少女特務,戴笠仍覺不過癮,總覺得家花不如野花香,恰如風流天子宋徽宗[注: 宋徽宗趙佶,北宋第八代皇帝(1082—1135),河北琢縣人,是著名的書畫家。他的書與畫均可彪炳史冊,其書,首創“瘦金書”體;其畫尤好花鳥,并自成“院體”,充滿盎然富貴之氣。]那樣。盡管后宮里有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三千粉黛,仍覺猶有不足,還要常常去煙花之處,與妓女鬼混。一日,戴笠聽得西安開源開妓館有個妓女叫姝姝,在當地嫖客中享有"如雷貫耳"的名聲,一時色興大發,按捺不住。于是,化名河南來的王姓商人,帶上給他負責警衛工作的西安警察局偵緝隊隊長馬德皋,找到17號房中的姝姝,胡混了兩夜,花了6000元錢,時值2兩黃金,另買了4件上等衣料。這個名妓從戴笠的氣度、出手上看出他是個大官,但壓根也沒有想到這個嫖客竟是殺人不眨眼的特務頭子戴笠。

  當時上海最紅的歌星蝴蝶

  自然,并非所有女性都可以通過名利引誘到手,但是,只要戴笠看上了的,便千方百計要搞到手,其手段無所不用其極。

  一天,戴笠忽然想到,蔣校長的成功不是得力賢內助宋美齡[注: 宋美齡(1897年3月5日[注 1]-2003年10月23日)中華民國前第一夫人,中華民國總統蔣介石的妻子。中國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會主席團主席、]的輔佐嗎?要想在事業上有更大成就,恐怕少不了賢內助的輔助。我雖然經常在外面打游擊,嘗過許多女人的味道,雖可解一時之饞,但終究比不得賢內助。毛氏夫人故去多年,再不續弦恐怕不妥。主意已定,他便著手物色一名賢內助,按照宋美齡這種賢內助的標準來選美。

  一日,戴笠遇著女特務葉霞翟,立即被她所吸引。葉姿色出眾,能歌善舞,在交際場中很是活躍,且善解人意,八面玲瓏。戴笠見到這個如花似玉的女人,頓生一見鐘情之感,覺得她很適宜做自己的賢內助。以往,戴笠勾引女性,以占有對方肉體、發泄獸欲、縱情聲色為目的,此次對葉小姐,目的是要明媒正娶,讓她做壓寨夫人,因而在做法上自然不同于對待其他女性。戴笠先是調閱了葉的檔案,繼而派人考察葉的行為舉止,看是否有不好的行為習慣,然后再直接與葉接觸。

  一日夜晚,戴笠邀葉霞翟跳舞,只見葉舞步輕輕盈盈,婆婆娑娑,就如一只小燕子。戴笠是舞場老手,自然舞步應點,超眾脫俗,越跳舞步越輕,越跳情意越濃,兩只會說話的眼睛,眉飛色舞,光彩逼人,都在對方臉上瞟來瞟去,流露出一種難耐的情緒。戴笠十分愜意,深感自己眼力很準,選得不錯。

  一天,戴笠想到宋美齡畢業于美國,要想讓葉小姐成為宋美齡那樣的賢內助,非得送她赴美留學不可。主意已定,戴笠開始對葉著意培養,先在國內進修,后又送到美國"鍍金"去了,剛剛送走葉霞翟,忽然,一個新的美人又躍入戴笠的眼簾,這就是重慶外事訓練班畢業的學生余淑衡。 余小姐是湖南人,國民黨中央政治大學外語系畢業。早在學校期間,就是聞名全校的高材生和?;?。她不僅生得漂亮,而且才華出眾,能說一口流利的英語,故為許多人所欽慕。

  戴笠一見余淑衡,便覺得她在色相、氣質、風度、才氣、應酬、伶俐、干練等方面都比葉高一籌,于是又將續弦之意寄托在余淑衡身上。

  余淑衡生得彎眉大眼,端莊秀麗,十分標致。戴笠一見傾心,便帶她在身邊,做他的隨從秘書。當然,這位如花似玉的女秘書,每天和戴笠廝混在一起,沒過多久,兩人睡到一塊去了。這樣一來,余便同時具有雙重身份:白天,隨從秘書,夜晚,秘密夫人。那時,余小姐年方20出頭,正當青春妙齡,戴笠則年近50歲,雖欲念越老越濃,無奈是力不從心。為討余小姐歡心,戴笠乃特服秘方,使出平生一切手段,果然斷了其與原來心上人的情思,抱定主意與戴笠廝混一輩子。

  原來,余小姐早在家里就已與表哥周學光訂了婚,戴笠花言巧語,迫使余淑衡解除了與表哥的婚約。戴笠生怕這一位仙女般的美人兒從手中

  飛掉,不僅對余體貼備至,而且還特地把余的母親、妹妹和弟弟從湖南接到重慶,并且經常去看望未來的岳母,親自問寒問暖,顯出萬般孝敬。

  然而,此時的余淑衡有著強烈的進取心,多次提出到美國留學深造,戴笠這次不同于對待葉霞翟,橫豎不同意。 有一天,戴笠卻忽然提出同意余淑衡赴美留學,并主動替他辦好了護照、簽證,訂好了機票,把余淑衡高興得幾乎跳起來。余忍不住問道:"你怎么又同意我赴美留學?怎么舍得我離開?"戴笠自有一番言語,說得余淑衡高高興興。

  “淑衡,你將來喝了洋墨水回來,可別瞧不起我這個土包子喲!”“不是我瞧不起你,而是你夜夜都離不開女人,我走了以后,你又該和別的女人胡搞了!”戴笠自然又是一番賭咒發誓,不由余小姐不信。 幾天以后,余小姐滿心歡喜,登上了飛往美國的飛機。

  戴笠如何突然改變主意,主動送余淑衡出國留學?原來,就在此時,戴笠一生崇拜的影后胡蝶到了重慶,而且胡蝶遇到了很大的麻煩,需要戴笠鼎力相助。此時的戴笠已不是抗戰前的戴笠,人也多了,槍也多了,名也大了,權也大了。戴笠是老鼠爬稱鉤--自己稱自己,覺得以自己現在的地位、權勢、聲望,有可能把胡蝶追到手了。于是,他打定主意,送走余淑衡,一心一意追求胡蝶。

  此時的胡蝶,雖已嫁為人婦,卻仍然美貌絕倫,不愧為一代紅星。當時著名小說家張恨水所云:胡蝶落落大方,一洗女兒之態,性格深沉、機警、爽利兼而有之,如與《紅樓夢》中人相比擬,十分之五六若寶釵,十分之二三若襲人,十分之一二若晴雯。當時,胡蝶的照片到處可見,戴笠見了胡蝶的照片,不禁情思連綿,意興蕩漾,恨不得馬上就與胡見面。

  上海失陷后,胡蝶隨丈夫潘有聲去香港,繼續活躍在影壇拍片。香港淪陷時,胡蝶開始打算在香港偷安。誰知日本人找上門來,邀她赴日本拍一部題為《胡蝶游東京》的影片,宣揚所謂"中日親善"。這不是為日本人張目的漢奸行為么?胡蝶這才意識到問題嚴重。與丈夫一商量,決定逃回大陸。行前,胡蝶夫婦將歷年積存的財物裝成30箱,托楊惠敏女士裝運回國。

  楊惠敏女士在當時也是家喻戶曉、人人皆知的風云人物。淞滬抗戰時,我軍800將士堅守在四行倉庫,與日本侵略軍血戰,楊小姐作為女童子軍的代表,冒著槍林彈雨,向800孤軍獻旗。楊的勇敢行為感動了全國,受到各界輿論的贊揚。后來,楊惠敏女士受國民政府賑濟委員會的派遣,前往香港接運愛國抗日人士到大后方去工作。在香港期間,楊小姐與胡蝶夫婦頗有交往。因此,胡蝶夫婦將30箱東西放心地交給楊小姐,請代運回國。

  由于胡蝶是以"深夜出走"的實際行動拒絕與日本人合作,因而只能悄悄地逃出香港。她的愛國行動,受到國內輿論異口同聲地贊揚。不料,當胡蝶夫婦過西貢,步行至淡水,然后抵達廣東曲江(韶關)時,卻得到30箱物品被劫的消息。

  胡蝶失寶,自然極是傷心,特別是行李箱內有胡蝶歐游時各國名流和朋友的照片、題字,她在香港演《孔雀東南飛》時特制的衣服以及許多名貴首飾,紀念品等,均是無價之寶。獲悉遭劫消息后,胡心急如焚,急忙向當局報案。因一時未能破案,胡蝶苦思成疾,在桂林大病一場。胡蝶在上海時的好友楊虎、杜月笙等得悉后,立即致電戴笠,請他幫忙破案。戴笠聞此消息,不禁喜出望外,連呼"真乃天賜良機!"立即電邀胡蝶夫婦赴重慶。

  軍統桂林站的特務奉命為胡蝶夫婦買好機票,并將機票送到胡蝶夫婦手中。于是,胡蝶夫婦憑其提供的機票,于1942年11月24日正式抵重慶,應楊虎邀請,住進了范莊楊虎的公館中。自然,戴笠深知自己手中雖操生殺予奪大權,但對胡蝶這類馳名中外的影星,卻只能智取,不能強奪,否則必然弄巧成拙。怎樣方能智取胡蝶,戴笠不免暗下思忖:如今胡蝶30箱寶物失竊,如不能偵破此案,恐怕一切無從談起。因而,征服胡蝶的頭一步說法是設法把失竊的寶物完璧歸趙。